公有制单位,从来都是小人的天下

季羡林:“多少年后,我醒悟过来,终于发现了一个宇宙真理:在公有制体系里,每个单位都是小人的天下;正直的人总是少数,且无权势; 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势利的,他们大部分情况下不会站在君子一边。坏人是不会改好的,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坏人。”

Read More

GoogleAdSense赚取了0.29刀美元

5月18日,第一天是Google AdSense在我博客第一天做广告,帮我赚取了0.29$刀美元,这让我很开心,钱不多,但比做纵向科研项目几十万几百万干净得多。

Read More

翟天临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许多人怼翟天临的博士博士后,其实翟天临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这种通过在职学习、MBA合理合法地贩卖真文凭不是几十年了吗? 何况翟天临还不是在职而是脱产的博士。无论在职还是脱产,现在的学位不都是如此吗?

Read More

如何判断一个单位是否垃圾单位?

很简单,有2种方法:

  • 看看这个单位的领导是否是自我近亲繁殖的,比如一个企业的领导都是亲戚朋友同学师徒关系或者一个大学的领导教授博导都是自我培养(本硕博之一)的。
  • 这个单位的领导是否装逼,装逼的表现是喜欢搞面子工程、讲排场,出门前呼后拥、手下点头哈腰,是否动不动开会发表讲话、让员工没事情也来签到打卡!
Read More

易中天:我们为什么不能虐待动物

2014年4月23日,网友微博爆料称内蒙古阿左旗北大门垃圾场挖了一个五六米的深坑,坑内有上百只流浪狗。当志愿者于次日晨赶到当地时发现该坑以被填平,而被埋土坑下仍有声响。

Read More

成熟

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 ——尼采

Read More

不喜欢微信群

一直不喜欢微信、QQ这种流氓软件,一直想戒掉它们,除了窃取用户信息,还时刻监控记录用户的所有聊天信息,而聊天内容都是一些乱七八糟无聊的无病呻吟,比如单位微信群基本就是拍马屁、校友同学群基本就是发发表情抢红包、企业群基本都是广告,特别无聊! 但因为几乎所有人现在都用微信或QQ,甚至工作通知也用这些,逼得你不得不用这些间谍垃圾软件。微信群比QQ群更为无聊,基本没啥用处,偶尔看一下其中内容就觉得闹心,干脆就退出这些无聊微信群!只有微博还可以凑合看看各种即时新闻。

Read More

2018年展望

自从经历了多次“开平正”,就大彻大悟了。回顾2012年以来的5年多,坚持了“不申请、不写论文、不入教”的基本底线,没有申请1次项目或奖励,没有发表1篇论文,没有参加任何宗教社团组织。保持了“他强归他强、清风拂山岗”的超然心态,不眼红不吹捧,不管他人几十万几百万,和我都无关。以愤青态度围观微博热点,目睹了“大V灰飞烟灭、地瓜熊老六红起”。

Read More

逆淘汰

最近看到一个词“逆淘汰”,查了一下,让我联想到“劣币驱逐良币”,又想到了“投名状”

Read More

装逼

这是一个装逼的时代,喜欢装逼的不但自己装逼还强迫别人和它一起装逼,如同全能神邪教徒不但全家信教还强迫陌生人跟它一起新教,也如传销信徒不但自己加入传销还要采用各种手段诱使逼迫他人加入传销。

Read More

(张鸣)教授维权那点事儿

厦门大学的一些教授,觉得在房子问题上吃学校骗了,因此走上了街头,但没有想到,得到的社会呼应不够,还有一些人在帖子后面冷嘲热讽。有人说,你们这些教授,平时对平民百姓的维权不闻不问,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得到公众的支持?

Read More

正能量

总是有人说我是“负能量”,他们是“正能量”。到底什么是“正能量”或“负能量”? 我为什么总是觉得“正能量”很恶心?劝别人正能量的人总是令我反感呢?

Read More

我为什么不参加任何评选?

昨天因为学生毕业论文被推荐为校优,有老师说我可以申请一下优秀指导教师,我说不参加了。 我为什么不参加任何评选活动? 因为所有评选(职称、基金项目、奖励…)都是令人恶心的,所有评选出来的东西都是垃圾!其他不想多说了,免得领导又说有人举报我或我是“负能量”。

Read More

虚拟眼镜

I wrote a simple Virtual EyeGlasses program today. It is a real time online program. I did’t test it on a video because I haven’t captured a video or download a video from internet. I can make it better. If someone want to cooperate with me ,please contact me!

Read More

为什么教师简历不允许写本科母校?

今天听说有的学校教师简介信息中不允许写本科学校,这是什么鬼? 本科母校比研究生母校低人一等?难道所有教师的本科学校都见不得光吗?一个连本科母校都就不愿意提的难道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吗? 为什么美国教授的简历都包括本科、研究生、博士生母校的完整受教育经历呢?为什么现在许多单位招聘人主要看本科学校呢?一个连本科母校都被歧视的高校谈什么建设高水平研究性大学?谈什么教书育人?

Read More

汉大帮与圈子文化

《人民的名义》受到热捧,是因为具有一定的真实性,说出人们心知肚明的一些现象。拉帮结派,汉大帮、秘书帮、徒子徒孙帮、老乡帮、同学帮、校友帮在真实的生活中普遍存在。

Read More

研究生如何选导师

现在又是每年新生联系研究生导师的季节了,以前在tumblr上写过一篇类似的博客文章,但tumblr被屏蔽了,所以重写一篇不被屏蔽的,希望对选导师有帮助。

Read More

我是一个失败者

当年作为人才引进到这个学校时,学院只有一个博士,如今,当年的本科生同事和学生都已经纷纷成了教授博导,我的同学师兄弟们也都很早成了上海交大、浙大、南大、同济大学等名校的教授博导,而我这个当年高考数学物理1个小时就交卷、哈工大校长特批可不听课的学生,却还是一个老的副教授。为什么普通本科甚至大专出生的能每年发表很多篇论文,而我一年弄1篇论文都非常困难呢?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

Read More

Register 3d face models automatically

With the help of the computation of the CCS of a 3d face model,we can automatically register two 3d face model without mannullay choose coorrespoing points in the two face models. Is the result okay?

Read More

愤青

中国人大致可以分为:流氓、奴才、傻子、愤青。 人一旦有权势就易变成流氓,权势在手,就可以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比如指鹿为马的赵高胡亥,唱红打黑的薄熙来王立军。自己没权势或惧于更高的权势,就成为奴才,奴才有主动性奴才、被动性奴才之分,主动性奴才为了利用权势捞取好处满足自己私欲就会尽力吹捧谄媚权势流氓,一切唯权势是从,比如才子郭沫若,亚洲代表闵成钢,共和国脊梁倪萍,那个“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心中无雾的鸡汤教授于丹,昔日薄熙来王立军的冲锋队员-近日改行做律师的幺宁检察官(如徐昕律师说的“见过不少检察官,多数和幺宁不相上下,明知被告人无罪,却非要置其于死地。只因领导安排或只不愿认错”)。

Read More

自动计算3d人脸坐标系

这篇论文(An Intrinsic Coordinate System for 3D Face Registration)给出了一种简单的自动计算精确3D人脸模型坐标系的方法,去年通过手工指定少量对应点,验证了其可行性,但没有自动计算对应点,今天下午实现了其自动计算对应点及水平x轴的算法,发现按照该论文方法,用不同的equation 值,计算得到的水平轴甚至变成了垂直轴(如下图所示),文中并没有说明equation值怎么取,说明作者考虑不够严谨、不够周全,方法并不Robust,同时该方法计算量也比较大。对于非对称模型或精度低的模型,由于检测到的水平线段数目较少,也很难用于精确确定y轴。

Read More

一幅照片拟合3d人脸

基于自动特征点检测的从一幅人脸图像自动拟合3d人脸是一个很老的技术[1](二十世纪80到90年代,甚至更早在70年代),尽管几十年来有很多论文,这种单纯基于特征的3D人脸拟合仍然没实质进展,许多论文专挑一些模型作为实验结果,掩盖了方法其实并不那么好使,这是学术界惯用伎俩。比如下面根据马云照片的拟合就反应不出马云的实际脸模型。

Read More

高校腐败触目惊心

高校教育如同中医一样,外表看起来很美好,其实都是骗人的。经过大跃进式的大而多的发展,高校雨后春笋大量涌现,规模也越来越大,本科生研究生越来越多。高校年复一年培养大批“鸡肋型”的所谓本科生研究生教授人才,成为大规模文凭批发公司。高校腐败表现在:

Read More

Design vector field

I wrote simple code for designing vector field and the resulted vector field from three design elements is :

Read More

Building the 3d face database

In these two months, I am busing with writing programs to build 3d face database for my graduate students. I wrote kienct calibration programs for kinect one and kinect 2 and modified the offical exampls to save data we may need in the future such as color images ,depth images,camera poses. Then I wrote little programs to check the data such as camera poses returned by kinect sdk and discovered the format of camera pose returned by kienct sdk is very strange. There are some little program to align the two face using coordinate systems computed from sysmetric pairs of points in a model. Now We can register two face models with a few corresponing points such as 42 pairs of points. Mode info can be visited from my tumblr blog (It is blocked by GFW).

Read More

没事签到点名的单位真的好无聊!

在其他学校也呆过,一年也就开一次会。从没有签到点名一说,几个同事高兴就来聊一会,不高兴就不来聚会,本来是一件很happy的事情。 现在有的单位非要装模作样没事也让老师大老远跑一趟,就为了签个字,无聊不无聊? 更无聊的是还装模作样读一遍无聊的通知,读了有几人记住这无关的文件?况且QQ群通知不已经很清楚了吗?这些人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自己喜欢装逼,非要别人陪着他一起装逼!难怪中国诸事搞不好,将大家时间精力全耗费在这类无聊的事情上,搞的老师是不听话的小孩似的,每周要点名上一次紧箍咒,才彰显自己的权力!

Read More

What is Machine Learning?

什么是机器学习?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的email账户经常会受到来自不同对象的各种email:熟人邮件、广告邮件、垃圾邮件、病毒邮件…,如何自动地区分这些邮件?

Read More

You're up and running!

Next you can update your site name, avatar and other options using the _config.yml file in the root of your repository (shown below).

Read More

让职称和所谓的科研见鬼去吧

到了我这种年龄,已经看穿了在一个狗日的环境中,任何所谓的努力、勤奋,都是徒劳无益的,任何所谓的评选都是恶心的,尽管它们都发各种文件或宣传标榜自己是“公开公平公正”,那不过是婊子的遮羞布而已,还不是那帮畜生们说了算,条件不够的领导一句话就行了,条件够的领导一句话就不行了(比如这人的论文怎么只有他一个作者啊,原来独立完成的是罪过,霸占学生的倒是荣耀!)。 几十年来,GDP式的业绩考核,导致中国高校抄袭造假、虚假引进、学术乱伦、买卖论文等学术腐败在中国学界盛行, 众所周知,宁波大学现象早已经是普遍事实,做科研项目的得到各种奖励的人人作假、人人犯罪,概不例外。为了发表论文、职称评选、教学科研奖的评选,教师们无所不用其极,不仅毫无廉耻,还沾沾自喜,谁敢说自己是清白的? 什么院士,什么校长,什么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统统都是无耻和虚假的!

Read More